郑州股票分析联盟

【铭记经典】《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中的观点,仍然值得重温

童话创客2021-01-08 14:03:43

编者按:近期,伟大的公司必然伴随伟大股票的言论,占据财经频道的头条。回望1948年出版的《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一书中的观点,仍然具有指导性的作用。

在过去的50年里,很少有人类的行为像买卖企业债券那样被如此众多的人士、从如此众多的角度进行乐此不疲的研究。股票市场对于那些正确理解的读者的回报是巨大的;而对那些粗心的、麻痹的、或者“不幸运”的投资者的惩罚也是灾难性的——难怪它吸引了许多世界上最精密的财务会计师、分析者研究人员,一些自命不凡的怪异人士,通灵人士及“特异功能者”,还有其他只是满怀希望的广大普通公众。

人们一直在绞尽脑汁,并将继续不断地探索安全、可靠的评定市场状态及趋势的方法,找出正确的股票并在合适的时间购买。这些深入的研究并非一天所获——远非如此。有许多成功的投资者与投机者(使用这一词汇并不带有任何偏见),他们采用这种或那种方法已经获得必要市场洞察力,以及能给他们带来盈利的市场判断、预见能力与所有重要的自我约束规则。

在数年股市研究过程中,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流派,他们使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来回答交易者提出的"何种股票"及"何时"的问题。用华尔街的行话来说,一种是被普遍称之为基本统计分析法、另一种则是技术分析。(第三种方法,周期分析法,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尽管仍然被极端狂热分子所困扰,它有望对关于经济发展趋势的理解给出许多答案。)

股市基本分析人士依靠各种统计数据,他不断的检查审计师的报表、损益报告、季节资产负债表、红利记录以及他所关注的企业股票的经营策略,他分析销售数据、管理状况、生产能力及竞争能力,他还关注银行及财政报告,生产指标、价格统计及收成预测,以评定总体业务状况、他经常仔细阅读报刊新闻以对今后业务状况作出评估。综合所有这些因素,他对其股票付出评估,如果其当前售价低于其评定的价值,他将认为可以购买。(事实上,除了那些第一次触及股市投资的新手,在最初毫无经验的时期,以及在其经验不十分丰富的时期,其他任何观点不仅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理解的。)这些纯粹的基本分析人士实际上是十分罕见的凤毛麟角。即使那些市场权威人士,尽管它们装着对图表和图表分析人士不屑一顾,但并不是漠不关心自动纪录纸带机上的价格变化、同时也不隐藏他们对道氏理论的敬意,而不管他们是否意识到道氏理论在其本质上则是纯粹技术性的。

技术这一词汇,在股市应用中,远不是一般辞典中定义的那样,他有其特殊的涵义。它是专指对市场本身行为的研究而非对市场交易的商品的研究。技术分析是记录(通常用图形方式)某一股票和“指数”的实际交易过程,并从其中推断出今后可能发展趋势的科学。

技术分析人士坚持认为:对某一股票评定一个内在的价值是毫无用处的。例如,一股美国钢铁公司的股票在1929年早秋价值261美元,但在1932年6月可使用22美元就可买到!到1937年3月,其售价是126美元,而仅仅1年以后只售38美元。到1946年5月他又回升到97美元,然而10个月以后,在1947年又跌至70美元以下,尽管此时该公司的收益一般认为接近历史记录,并且当时的利率总体上是接近历史地位。根据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每股美国钢铁公司股票的价值在1929年底大约是204美元,1932年187美元,1937年151美元,1938年117美元,而1946年是142美元。这种人们认定的价值与其实际价值不一致的情况不是特例:而是永远不变的规则。事实上,每一美国钢铁公司普通股在任一特定时间的价值完全是由纽约证券交易所场内所反映的供求关系决定的。

当然,在这种供求关系中,基本分析人士所研究的一些统计材料也起了较大的作用——这是完全许可的。但是,还有许多其它因素的影响。市场价格所反映的不仅仅是许多正统证券评估专家的不同价值观,同时还包括许许多多潜在买方与卖方的期望、恐惧、猜测及很多有理或无理的情绪,以及他们的需求与资源——所有这些因素挑战分析,并且许多因素是无法用统计数据加以衡量的。但是,每当买卖双方通过其代理商达成一笔交易时,所以这些因素都已综合反映在其成交的价格上了,而这一价格则包含了一切。

另外,技术分析人士有完全充足的理由认为,基本分析人士所考察的一大堆统计数据是过去的历史,已经过时了因而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市场感兴趣的不是过去,甚至不是现在!市场总是不断地向前看,试图包含未来的趋势,他权衡无数交易者从不同的角度,通过不同的窗口为未来发展趋势的估价与推测。总而言之,由市场自身不断演进的价格已经包容了所有基本信息,基本分析人士只能希望去了解他(加上一些信息他还不得而知,只有一些为数不多的知情者了解),并且还包含许多其它的东西,这些也许同等重要和更为重要。

没有人会怀疑(如果他们有一定的市场经验),价格以一定的趋势演进,而这一趋势将一直延续下去,直到发生新的事情从而改变了供求平衡,并且这一改变通常会由市场行为本身体现出来。如果不是这一事实,前面所讨论的一切都将无关重要。出现在图表上的某一价格样式或形态、水平或区间从技术分析的观点出发可以放映未来可能发生的趋势。这并不是老不出差错的。但是,在许多情况下总是这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经验不断地积累并被验证,他们将会比那些消息灵通人士及最精明的统计学家更有先见之明。

平均指数包容消化一切(除了上帝“上帝的行为”)——因为他们反映了无数投资者的综合市场行为,包括那些有远见力的以及消息最灵通的人士,平均指数在其每日的波动过程中包容消化了各种已知的可预见的事情,以及各种可能影响公司债券供给和需求关系的情况。甚至于那些天灾人祸,但其发生以后就被迅速消化,并包容其可能的后果。

该书第一版出版于1948年,而在我们手中的是1992年的第六版,此时本书的另一合著者约翰·迈吉已于1987年辞世。罗伯特·D·爱德华先生早在60年代就已故去,第六版是由约翰·迈吉公司于1991年为纪念约翰·迈吉而加以修订与编辑而成。

什么是图表形态?由本书作者发现和分析的图表形态,是在复杂的多变量环境下的不变的人类行为的图形表示。

它们是与单一变量(即价格)相关的各种人类行为的描述。价格产生了一系列的影响和后果:害怕,贪婪,欲望,诡诈,恶意,天真,对利润的估计,经纪人需要收入,轻易受骗,职业理财师对业绩和工作稳定性的渴求,股票的供求,货币的流动性和货币流,自我毁灭,消极被动,设置陷阱,幕后操控,盲目自大,阴谋、欺骗和成倍的交易,月相和太阳黑子,经济周期及对其的信仰,大众情绪以及人类对“正确”的执著追求。

图表形态是市场的语言,它告诉我们这只股票正处于其死前的剧痛之中;那只股票正搭乘冲向月球的火箭;某只股票正涉及一场生死战;而另一只股票的多方刚刚打败空方正在转守为攻。

简言之,它们是人类本性在人类所经历的除战争之外的最大竞争中所留下的不可磨灭的指纹。

正如弗洛伊德绘制了人类心理的图像一样,爱德华和迈吉绘制了表现在金融市场中的人类智力和情绪的图像。他们不仅绘制了权威的图像,而且还发明了解释人和市场的行为并从中获利的方法。在辅以无法想象的计算机硬盘的人工智能取得新突破之前,很难想象在这一领域会有进一步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