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股票分析联盟

10.06转识成智:股市技术分析不属于股市智慧

李志林2022-06-15 10:16:55

股市“智慧”辨

(更多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李志林)


四.股市技术分析不属于股市智慧

股市技术分析智慧都是以抽象思维的方式来把握股市。但是,二者又有区别。就股市技术分析理论只属于科学的一种门类,与股市智慧有着不同的功能和性质。

首先,股市技术分析的出现,正如近代纯数学和纯自然科学出现一样,是科学各领域的分化。认为技术指标已涵盖了股市的一切,不用去考虑经济、金融、货币、供求等因素对股市的影响。这便具有机械的、孤立的、形而上学的倾向。与这种分化相背离,现代科学有要求综合的趋势,即在分别把握具体的基础上,去把握更普遍、更基本的原理。股市智慧则认为,人的理性、情感、意志、真善美融合汇通成为一体。因此,股市智慧强调的不是分化,而是综合。

其次,股市技术分析的精髓是历史可以重演的,其任务在于根据过去的事实,解释现在,推断未来走势。却无法发现规律,融合人的创造,揭示必然性,全方位的判断未来。它如同科学一样,像明澈的光,对人和万物一视同仁。它是客观的,无国界、民族之分,无个性色彩。股市技术分析在全国都在用,并不表现人的性格和本性。但是,股市智慧的根本意义在“穷其通”,要求综合人的本质力量,并强调创作。而创作正是人的德性(本质力量和个性)的表现。因为,每个人都有其个性和面貌,使其他人无法复制,正如文学史中不可能有第二个屈原,第二部《红楼梦》一样,智慧史上也不可能有第二个孔子、老子、庄子。股市中在发掘各股的概念、题材、热点、研判大势、抄底逃顶、研文上市公司等方面,有着各种各样的高手。于是就形成了纯技术分析法和基本的分析法、公司经济分析法的分别,这些都不是历史可以重演的,使技术分析显得苍白。

又次,股市技术分析主要用划线、数浪、形态分析、测量、模仿等方法来推测趋势。殊已知,这些都是列式逻辑的方法,具有很土的片面性。股市智慧则要求人们用辩证思维的辩论分析手段去体验股市变化的精髓,扬弃其外在形式,把握其实质。既能“入”,又能“出”。能“入”难,但能“出”更难,这需要有很高的境界。例如,同样是对艾略特的波浪理论,许多技术分析人士从纯技术的角度专注于数浪,判断这是第几大浪、第几小浪。但从股市智慧的角度,重点关注则是波浪理论与辩证法的“事物总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观点的一致性,看重的是股市有波段,有波底和波峰,着力把握底部与顶部的特征,并变成抄底逃顶的实践。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最后,必须提出的是,在中国股市被视为“圭皋”产生于上世纪20年代的技术分析理论,在XX股市早已被抛弃。不仅因为创立各种技术分析理论的大师们在股市操作中无一成功,甚至不少人一败涂地,更重要的是XXXXX股市,XX成投资已蔚然成风,美国股民有43%的人,一年都不卖出一次XX,美国的年换手率仅40%左右,再一个变化就是价值投资深入人心,上市公司的价值分析,已压倒了投机性很强的技术分析,不仅XXXXXX、圭皋首富巴苏特这样的技术人物,XX下的哈撒韦股票已从几百美元一股,涨到20万美元一股,1969年投巴菲特美金一万元的人,现在却成了几亿美元级富豪,就连大投机家索罗斯的看家本领也不是技术分析,而是金融分析、金融横型,寻找圭皋各国金融和股市的漏洞,创造投机机会。

所以,技术分析只适于目前侧重功能,供大于求、机构力量XX、散户为主体、XXXX、法制XX短浅技术成风的中日股市。故不能对技术分析评价过高,寄希望太大,甚至技高为科学或智慧。再怎么打扮,它也只是一种投机工具而已!我所认识的股市大赢家,基本上都不是技术分析高手。即便过分学以信奉技术分析者,现在也是靠去分析和公司价值分析而成为大赢家的。

五.操作软件系统更不能代替股市智慧

XXXX以来,打开XX报利,映入眼帘的是一串的操作软件系统的广告。这类广告通常是标谤其软件系统的功能有多全,指导操盘有多灵。似乎有了它,就可以拿到庞大的财富。广告吃吹的越大承诺的愈多,就愈需要怀疑它的真实性。试想这系统真有如此历害的获利能力,又何需不遗余力的推销给别人呢?只需把这些广告费、成本费、销售费的钱每天下几笔单,就可以大赚特赚,何须付出成本和广告费呢?

答案是:这类系统多半对成为股市赢家的作用有限。

第一,大多数系统宣称,它们的成功作用是经过无数历史资料的测试,它们发出的买卖信号是根据某些特定的指标和模式而发出。例如,股价向上或向下穿越特定的移动平均线,后市会怎样演变等等。但是,仅仅根据过去的资料,无法反映当今股价动态的变化。例如,晚上发生的一条突发性利多或利空政策式消息。就会导致次日开盘的跳空,往往可以牵一发而动全局,高开或低开,使多头和空头气氛变得面目全非。这些,在前一天的软件系统中就根本无法预知。如果认为这仅是“特例”,那么,股市中,这类“特例”实在是太多了!

第二,大多数软件系统通常以特定时期的资料进行测试,并引进一些短浅交易守则,使其方法尽可能符合短线操作的要求。然而,这毕竟只适用于短浅。而股市更需要面对现实预测未来。遗憾的是,至今没有一套系统能用尽可能单纯、高效的法则,来指导人们在未来的交易中获得成功。例如,2014728日以数量创出2177点新高后,整个8月,一直在2180---2248点,区间进行了XXXX,巨量换手,将流通市值换手了三分之一。软件系统及技术图到上形成了明显的上升三角形,或曰楔型,发出了头部形成信号,许多人据此纷纷抛掉了XX。但是,这只看到了局部的上升三角形,而从全局看,从20139-----20148月,K线形态则是一个大碗底、三重底,得出的结论却是即将向上突破。果然,从831日起,连续数量大涨6天,从2195-----2326点,大涨6%。可见,任何时候的“当然之则”与未来的“当然之则”,可能截然不同。

第三,大多数软件系统通常都热衷于完美的指标,能提前发出买卖信号。如均线排列、形态、趋势线、量化指标等等。然而,这种指标过去不曾出现,未来也不可能发生。因为,完美的指标必须是可以预测经济、金融政策、市场结构和行情变化。但现今的各种软件系统都无能为力,如2014831-----92号,XX在三天发表九篇呼唤股市的文章后,迅速改变了市场的走向。

第四,软件系统使用的人越多,就不在是秘密武器。所谓神奇的预测能力一旦广泛传开之后,用的人越多,其有效性就越小,大家都争着抢着买或抢着卖,就成了迫逃暴跌、暴涨暴跌,动作慢的就成了高位套牢或低位割肉的牺牲品。

总之,技术软件系统,只是研制股市的一种工具,不能代替股市的综合分析,更不可能属于智慧的东西。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